月歌安定年中推。……沉迷秀秀三部曲(?)偶尔渣点小文字。

本来不该把这种个人私事搬到明面上说的。
最近发生的事情比较多,不论是朋友的还是自己的,还是在大街上看得一桩闹闻,都带来比较大的感触。
应该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语言组织不好,全篇漏洞与矛盾之处有很多,就当是我无病呻吟,在此絮叨一下。

其实我真的很不明白有某些父母(当然不是我的),当儿女对某一方面产生兴趣(不包括泛滥),有意愿去学习这一项技能时,硬生生切断自己孩子未来可能发展的道路,叫他们学会安于现状,不表支持和鼓励,甚至打击他们,或者教他们孩子自身并不感兴趣的东西,却在日后的某一天提起,指着网络上别人的作品对子女说“你怎么怎么样,他怎么怎么样,别人可以做的这么好,你能吗?”

虽然我明白天下父母...

乱七八糟感慨一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才让一个喜聚不喜散的人说出这样的话。

你于我
似子期于伯牙
霞帔于新嫁娘
山河社稷于一国之君

你是我的知音
我的必需品
我的所有物

其实南孚二人是风信慕情的马,这里是有提示的吧x

从郎千秋身上看到了谢怜昔日的影子。

谢怜从小便泡在皇极观,禁欲多年,从来身心都守得稳若泰山,给他看什么都能心如止水,看什么都会在脑海里自动声若洪钟地朗诵道德经,完全无动于衷。
.
.
.
.
初时那女鬼如何撩拨他,他灵台都甚是清明,这具身体亦不曾起过任何反应。

而后不知为何在种种相处中,竟是对这鬼王暗生情愫,有关这人的事情都想了解一把。他皱眉或欢笑,冷酷或轻柔,颦蹙间都能将谢怜修行百年的心境一击而溃,使其软得如同一摊烂泥。

似乎只消那少年用上手指轻轻一搅,就能稀稀拉拉地黏糊上来,不肯再分开了。
.
.
.
.
.
.
.
.
.

(((深更半夜瞎写……正文还没粗来之前都是miumiu的事情!看着玩儿就好了x

PS再看一遍发现秀秀把这一段的文字给改了...

要毕业了…老师说班上带字的东西都得盖着或者摘下来。
这几个不织布兔子本来是粘在班里留言板上的,今天放学比较闲于是班里几个以前参与设计策划的妹子一起把它们从泡沫板上抠(!)了下来。
这几个兔子在教室里躺着也有大半年的时光了x,虽然平时没怎么留意它们但现在细细看下来还是占了点儿灰尘,而且背面还粘着泡沫板撕下的残痕……

留作三年里的纪念吧,但班里不止我一个厨月歌的。最后还是我把它们全部拿回来按照以前的模板加了一层保护罩(?虽然还没加)。嘻嘻 圈圈@苏齐桉

搞不懂世界为什么会有玻璃渣这种东西存在。咱们安安分分吃糖不好吗,阴阳两相隔多不好.

熊猫太太已经一个月没更新了。cp之后杳无音讯,感觉自己要出坑leoji。手动拜拜

©意气绵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