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阳。八流文手,请多关照呀。

一等优雅

  昨天偶然在一本去年的《读者》上读到一片短文章,短短三行字,字字扣我心弦,并让我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一个人。正文如下

 

  优雅也分等次;三等优雅靠努力训练得来,二等优雅随尊贵出身而来,一等优雅被委屈历练出来。曾经遭遇的百般凌辱,后来,低头一笑,释然了。它生长得最为坚固,沉静而安谧,时间深处,愈发动人。
            ——苏岑《一等优雅》

  相信看完这段文字的你,应该可以猜测到,在我脑海里呼之欲出的一个形象到底是谁了。

以血止血,以殺止殺。

【武独×段岭】双宴

架空帝国abo趴

将军与军师的故事~(???)
我们的目的只为开车。

6000祝食用愉快
链接走评论,您懂得。

我的天啊不要再屏蔽了老福特爸爸我爱你真的真的真的

半真半假

啊……芳心自述,大概,之类的吧。看完更新脑子乱七八糟,然后写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瞎几(。)把猜,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我是一把剑。

  我不知我从何而生,何时而生,为何而生,我也似乎有过一个主人。

  我似乎自混沌之始就已然存在,但又似乎并非如此。我在这片混沌中仿若度过了数千数万年,但这些逝去的时间却又好像只在转念之间。在这期间我清醒了无数次,却又时常在一段非常短暂的明晰中再次昏睡过去。

  我的意识一直模糊不清。毕竟,我只知道我是一把剑。

  然后忽然有一天,我又一次睁开了我的眼睛了。

  这次唤醒我的是一滴...

啊……
暂且放个授权!争取产出!!!

谢怜从小便泡在皇极观,禁欲多年,从来身心都守得稳若泰山,给他看什么都能心如止水,看什么都会在脑海里自动声若洪钟地朗诵道德经,完全无动于衷。
.
.
.
.
初时那女鬼如何撩拨他,他灵台都甚是清明,这具身体亦不曾起过任何反应。

而后不知为何在种种相处中,竟是对这鬼王暗生情愫,有关这人的事情都想了解一把。他皱眉或欢笑,冷酷或轻柔,颦蹙间都能将谢怜修行百年的心境一击而溃,使其软得如同一摊烂泥。

似乎只消那少年用上手指轻轻一搅,就能稀稀拉拉地黏糊上来,不肯再分开了。
.
.
.
.
.
.
.
.
.

(((深更半夜瞎写……正文还没粗来之前都是miumiu的事情!看着玩儿就好了x

PS再看一遍发现秀秀把这一段的文字给改了...

要毕业了…老师说班上带字的东西都得盖着或者摘下来。
这几个不织布兔子本来是粘在班里留言板上的,今天放学比较闲于是班里几个以前参与设计策划的妹子一起把它们从泡沫板上抠(!)了下来。
这几个兔子在教室里躺着也有大半年的时光了x,虽然平时没怎么留意它们但现在细细看下来还是占了点儿灰尘,而且背面还粘着泡沫板撕下的残痕……

留作三年里的纪念吧,但班里不止我一个厨月歌的。最后还是我把它们全部拿回来按照以前的模板加了一层保护罩(?虽然还没加)。嘻嘻 圈圈@苏齐桉

熊猫太太已经一个月没更新了。cp之后杳无音讯,感觉自己要出坑leoji。手动拜拜

© | Powered by LOFTER